闻香识女人,肖申克的救赎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用一上午的时间重温肖申克的救赎,会突然让我想起很多以前看过但在此之后的监狱题材的片子。发生在肖申克的故事竟就被这些后来之音渐渐迷糊了。无论是后来看过的泰国黑帮监狱(碟名是泰文,翻译如此),还是曾经看过的一部以锻炼和打斗为主的美国片,好像总有那些曾闪现在肖申克的救赎中的画面。

 
    一般而言,电影续集总不如第一部精彩,不过“教父2”却是例外,这大部分归功于帕西诺的个人魅力,他不高不帅也无腱子肉,全靠眼神,甚至比白兰度扮演的第一代教父更具震慑力。“教父1”中同样也有帕西诺,但由于剧本关系一直被白兰度的光芒所掩盖,除了帕西诺在餐厅用枪干掉对手那一场,是金子总要发光,在“教父2”中,帕西诺彻底征服了我,尽管他没有凭借此片获得奥斯卡小金人。当然在“教父2”中还有位牛人,德尼罗,他演绎第一代教父的青年时代,也很棒,惟妙惟肖模仿白兰度的嗓音和神态令人叫绝,揽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至于后来他主演的“美国往事”更是颠峰之作,不过今天不打算讨论他。
 
    如果认为帕西诺的水平仅局限于用眼神来征服观众,那么就大错了,在“闻香识女人”中,帕西诺扮演一名瞎眼的退役军官,而正是这个角色反而令他问鼎小金人。此片几乎是帕西诺的一场个人秀,其他所有的配角均可忽略不计。名字中有女人,可故事完全和女人没关系,纯粹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我平时看电影有些没心没肺,总是让导演失望,该哭的时候笑,该笑的时候叫,但看完“闻香识女人”后还是觉得挺感动。一方面,故事不错,另一方面,帕西诺的确没得说。
 
    当帕西诺邀请女士跳起那段经典探戈的时候,才知道“真实谎言”中斯瓦辛格的探戈有多烂,才了解“低俗小说”中屈伏塔的舞技也不过尔尔,估计可以相提并论的只有“芙蓉镇”里姜文和刘晓庆的扫大街圆舞曲,那种享受人生享受生活的境界,不是凡人可以到达的,艺术感染力非凡。
 
    当帕西诺驾驶着红色法拉利疯狂盲目飚车,心被紧紧揪着,祈祷他平安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如此轻易的入戏。
 
    当帕西诺用其特有的方式慷慨陈辞,捍卫了另一个男人的尊严,全场响起掌声的时候,我的泪水悄悄滑落。
 
    我曾经吹嘘说自己看电影不哭,一不留神,吹过头了。五星。
 
导 演:
马丁·贝斯特 Martin Brest
主 演:
阿尔·帕西诺 Al Pacino 加布里埃尔·安瓦 Gabrielle Anwar
菲利普·塞莫尔·霍夫曼 Philip Seymour Hoffman 克里斯·奥唐纳 Chris
O’Donnell William Beckwith Gene Canfield Peter Carew 弗朗西斯·康罗伊
Frances Conroy
上 映:
1992年12月23日 ( 美国 )更多地区
地 区:
美国 ( 拍摄地 )
对 白:
英语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这些让我无法忘记的画面,安迪的信念,瑞德的冷静,老布的惨淡。到底生命和自由被他们赋予了怎样的含义。

一开始你恨(hate)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 get used
to)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

瑞德他们坐在屋顶静静地享受安迪和狱警交易换来的啤酒,夕阳的余晖有点晃眼,安迪在一旁浅浅地笑着。瑞德说这么做安迪才觉得回到了做人的感觉。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安迪在警卫室翻出一盘费加罗婚礼的唱片,他难以自制地把音乐播放在肖申克的上空。时间仿佛停止,大家找回了似乎已经遗失掉很久很久的东西。

大部分的人就象老布,最终在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中沉沦了下去;

瑞德入狱的第三十年,他还是没能获得假释。安迪送给他一个口琴,瑞德把口琴放在嘴边去无法吹响一个音符,也许还不是时候吧。

有些人就象阿瑞,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老布鲁克获得了假释,外面的世界让他痛苦万分。他放飞的杰克再也没有飞回来看他,老迈的他离开了肖申克就离开了他的归宿。老布鲁克在顶梁上刻完字,镜头里只剩下他悬着的两条腿和后面空荡荡的窗户。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出逃的前一夜,安迪穿上监狱长的皮鞋,暗暗地坐在监狱里,灯光一面阴一面阳地照在脸上,紧紧握着六尺长的绳子,让人窒息。

其实,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摆脱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的过程,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不仅仅是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人去楼空的房间,监狱长暴跳如雷把安迪的石头用力砸到瑞德的身上,一颗石子穿墙而过,一个洞穴豁然眼前。当拿出圣经的时候,书被掏出一个锤的形状。谁人曾经指着这本圣经说过,解救的方法就在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